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枣刺棘的博客

枣刺棘书吧

 
 
 

日志

 
 

【原创-小小说】魔术  

2016-09-30 19:1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老一少在街头耍魔术,表演了一通断绳续绳、三仙归洞、空杯取酒、吞剑吐火等等戏法后,周围渐渐地聚集了一大圈子人。表演虽然赢得了连连喝彩声可就是没有几个给钱的,那个十多岁的孩子手里拿着一顶破帽躬着腰在地上也只捡得三五个铜钱。人群有松动迹象,堪堪地就要冷场散人了。这时,但见那老头儿打起精神,双手抱拳揖了一圈,朗声道:“承蒙各位父老兄弟姐妹们关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我在此先谢谢各位!今天初到贵地,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大家,听说……”他抬头朝天上某个所在凝神看了一眼,“听说天上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桃子熟了,我们就弄些个下来给大家尝尝鲜……”众人哄然大笑,心里话说:看来这老头儿已是技穷,数九寒天的,天上地下哪里有桃子来哉,故弄玄虚罢了,且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头儿言罢从一个破布袋里掏出一捆手腕粗细的绳子来,拿到场地中央迎风一抖,那绳子就笔直地立了起来,像一根铁杆直插云端,高不见顶,众人看得啧啧称奇。老头儿用手拉了拉绳子试了试,然后对那孩子说:“我儿,上去吧,看你的了!”那孩子二话不说,手脚并用,噌噌噌地就攀着绳子往上爬去,转眼间就变作一个黑点了,再一眨眼黑点也不见了。众人正自议论那孩子到哪里去了,就听得云端里传来那孩子的喊声:“爹,我有点儿热,把衣裳脱了也利索些。”说着就有棉袄棉裤从天上荡啊荡地坠落下来。老头儿伸手接住衣裳,冲天上嘱咐道:“孩子,小心些,可别被那孙猴子逮着了。”那孩子在天上笑着答道:“爹不必担心,我这都是熟门熟路了。那个猴子在园子里挂个闲职,每天都不知道躲到哪里睡大觉去了,我想找他怕也找不着呢。”父子俩煞有介事地一唱一和把大家都逗乐了,有个性急的年青汉子就喊道:“别只会逗趣,弄得来桃子才算真本事!”

天上那孩子一声接一声地说:“爹,我进桃园里了。”“爹,我上桃树上了。”“爹,我……”却听得一阵“嘎巴嘎巴”啃咬咀嚼声,脆生生的声音从天上传下来如在耳边,众人仰头倾听都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地上那老头儿正想说话时,只见从上面“啪啪”掉下来两个湿漉漉的桃胡儿。老头儿生起气来,抬头骂道:“你个浑小子,真不懂事!只顾自己吃,还不快摘几个扔下来给大家尝尝!”那孩子嘴里呜哩呜啦地答应了一声,应答声未及落地,呼地从上面落下来一个桃子,老头儿伸接住。众人看那桃子,青屁股红尖中间泛白,熟得刚好,再细看蒂部,正是新采摘的印痕。老头儿把桃子递给刚才叫喊的那个年青汉子要他先来尝尝,那汉子接桃在手,搓了两下桃毛,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稍一迟疑,张嘴咬了一口,顿时感到满嘴生饴一股香甜味直冲鼻腔,他一边咀嚼品味一边连连点头说:“真,真,真好吃!”桃子的香甜味弥漫开来,诱得众人馋涎欲滴。可巧这时候天上就有无数个桃子噼哩啪啦往下掉,间或有青青的桃叶翻飞着落将下来。有人伸手去接,有人在地上捡,争来抢去好不热闹!抢着了就吃,吃得好不高兴!恍然间又回到在桃园里桃树下采摘桃子的五月季节。

正在热闹高兴,忽听得那孩子一声惊叫,压低了声音紧张兮兮说:“爹,大事不好!那孙猴子过来了。”紧接着“扑通”一声响,同时有个猴子“吱吱”怪叫的声音喊道:“小贼休走!老孙来也!”随后有几根折断的桃枝不吉不祥地掉落在地上,众人不由得紧张起来,嘴里的桃子也忘记往下咽了。顷刻间天上传下来两下扭打声后,只听那孩子凄凄苦苦地说:“大圣息怒,求大圣饶我这一遭,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那猴子的声音气哼哼地道:“俺老孙早就发觉有谁来偷桃,原来是你这毛贼。且随我去见玉帝老儿,听候发落!”那孩子惊慌失措地哀求道:“请大圣通融些,放我一马,若是到了玉皇大帝那里我可就死定了!”那猴子不耐烦地叫着:“休要啰嗦!偷吃她几个烂桃本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可恼那老太婆小家子气,她嘴上不说,挤眉瞪眼间却总怀疑是俺老孙在监守自盗,倒叫俺老孙受她那鸟气!这会儿是人脏俱获,随我去玉帝老儿那理论个清楚,还俺老孙一个清白,哼哼,可别坏了俺齐天大圣的名头儿!”天上一个是苦苦哀求一个是不容分说,推拉扭扯着渐渐去了。地下那老头儿感到情况不妙,骇得脸色惨白,却又无计可施,他抓住绳子试图爬上去,笨手笨脚地爬了两下就摔落在地,他从地上爬起来捶胸顿足地叫着:“这可糟了!这可糟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想那孩子这回是遇到大麻烦了。

天上地下一时间静悄悄的,沉寂压抑的气氛中蕴藏着无尽的凶险。大家都悬着一颗心屏息倾听天上的动静,先是隐隐约约听得一个女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叽叽歪歪嘀咕嘀咕,众人留神细听,猛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怒呵道:“推出南天门外,大卸八块!”那声音犹如平地一声雷,在众人头顶三尺处炸响,震得天摇地晃,唬得众人毛发倒竖,心惊肉跳。正像打雷引起的回声一样,一连串瓮声瓮气的吼声在天上来回滚动:“大卸八块!大卸八块!大卸八块!……”吼声中裹挟着那孩子撕心裂肺哭喊声:“饶命啊!饶命啊!爹,快来救救我!救命啊!救命啊!……”一声声恐怖凄厉又无助。那老头儿骇得面如土色,像暴风雨中的树叶一样浑身乱抖,呼天抢地地向天上哭喊道:“可怜的孩子啊!老天爷啊!这可怎么办啊?我想上去代你受刑,可恨我这把老骨头爬不上去啊!”老头儿一边没头没脑地在地上乱走一边向天上哭喊,回应他的却是那孩子摄人心魄的一声惨叫,随后归于死寂。老头儿顿时钉在当地,嘴唇颤抖着,哭喊声噎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来。众人的呼吸也停止了,只觉得头皮发麻,背脊上一股子凉气“嗖嗖嗖”地往上窜。

片刻死寂之后,恍若桃花落红一样,天空中飘飘洒洒地落下一阵血雨,洒满全场,淋得老头儿像个血人一般,众人被血腥味冲得狂呕不止。血雨腥风中“叭唧”掉下来一只血淋淋的断臂,那断臂手里兀自握着半个桃子,众人骇得直向后退避,那老头儿两腿一软顿时倒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血糊糊的断胳膊断腿上半身下半身一块块一截截地往下掉,横七竖八地散了一地,最后“咕咚”一声掉下来一颗人头,那人头像是一个屈死的不得安宁的鬼魂一样在场中央“骨碌骨碌”地滚了三圈才仰面朝天停下来,一双眼睛惊恐余悸地向天上瞪着——正是那孩子的人头。眼前的场景比地狱尤甚,简直就是个屠宰场,众人吓得掩面欲逃,可是两腿瘫软不听使唤,像骇傻了一样动弹不得。可怜那老头儿发疯了似的在地上乱爬,边爬边哭,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那哭声像是受伤的野兽在半夜里哀号,引得众人无不流下伤感同情的热泪。

老头儿边爬边哭边把那孩子的尸骨一块块地捡到一起,勉强拼个人形摆场中间,却把那颗脑袋抱在怀里,膝行到众人面前哭诉道:“各位父老兄弟姐妹们啊!苍天啊!我这苦命的孩子啊!可怜我一大把年纪了才有这么个孩子,他娘又死得早,留下我们父子相依为命,这孩子跟我东奔西走,没有穿过一件好衣裳,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今天本想给大家弄几个桃子吃,喜庆喜庆,不曾想落得个碎尸万段的下场。求求大家看在这一地尸骨的份上,看在我个孤老无依的份上,帮衬帮衬两个钱儿,我也好买口薄棺材把这可怜的孩子安葬了啊!我这里感谢各位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下辈子做牛做马以报厚恩!”说罢在地上“咚咚咚”地磕头,直磕得头破血流。众人早已是骇得魂魄出窍,听老头儿这一诉说才稍稍定了定神儿,心想:这父子俩着实可怜,玩魔术出了差错,白白搭上孩子的性命,想来也是为我们大家弄桃子吃来的,别的且不说,总得先凑点儿钱把这可怜的孩子安葬了吧,不然就太不仗义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于是大家纷纷掏钱,“哗啦哗啦”扔了一地,有心肠好的更是倾囊相予,亲自走上前把钱递到老头儿手里,又拍拍他的肩背要他“节哀顺变”。老头一边抹泪一边跪在地上捡钱,又有两个好心帮着捡,收拾收拾装了满满一帽兜。他一手抱着破帽一手抱着那孩子的人头跪在地上千恩万谢地给众人磕头,凄凄哀哀恳恳切切地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又说:“我也替我这可怜的孩子谢谢大家,黄泉路上他若有知,当定感欣慰,也该瞑目而去了啊!”说到这里,那孩子一直圆睁着的眼睛就闭上了。

众人又安慰一番叹息一回都散去后,那老头儿看着像经霜的荷叶一样半死不活了,他佝偻着腰颤抖着双手慢慢地收拾些器具道具,也把那根绳子从天上扯下来,盘卷成捆仍旧装回那个破袋子里,又拿出一个稍好些的布袋,跪在地上把那孩子的尸块一块块地捡起来装进去,然后抱着袋子放在随他们行走江湖的手推车上,最后从怀里掏出那孩子的脑袋也塞了进去。刚塞进去那孩子就从袋子里探出头来,咬了一口手里的半个包子笑嘻嘻地说:“师父,这包子味道真不错,给我两个钱儿,再买几个来吃!”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